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-爱游戏app官网

2016 春季拍卖会 现当代艺术

2016年5月14日 下午2时
北京昆仑饭店


本公司不再对禁止出境拍品标注“*”,由买受人自行向有关部门申请办理文物出境审核手续。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%买家佣金。

lot 618

黄宇兴(b.1975)  河流·漩涡

估价(人民币):100,000-120,000

成交价(人民币):115,000

年代:2014年

签名:签名:huang yuxing 2014

材质:布面 丙烯

尺寸:60×80 cm.

简介

亦器亦道
抽象艺术的中国样式
拍品编号 618-622
“你看到的就是你看到的。”—弗兰克?斯特拉(frank stella)
在本质上,任何绘画都具有抽象的品质,因为单一图像无论如何都无法写尽现实的细节,提炼与概括于是就成为创作的必需。在二十世纪,此种提炼与概括本身成为了审美对象,因而,抽象成为现代艺术潮流的重要一支。
抽象艺术不同于艺术的抽象品质,它是全然不同的一个概念,是一种纯粹的“心灵语言”,其特征是绝对抛弃模仿,不以现实形象为形式组织原则,而致力于精神内容的表达,往往具有宗教或神秘主义的特征。康定斯基(wassily kandinsky)的抽象艺术源于西方神智学的思想,强调在原始状态下灵魂与世界的直接关系;二战之后美国的抽象艺术则具有禅宗的背景,讲究“空无”的价值。中国的抽象艺术其实没有这么强的宗教背景,不讲究纯粹的精神表达,它通常与传统思想、风俗习性,甚至日常体验结合起来,介于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,具有自身的文化特点。
过程—时间—人生
王光乐与钱佳华的抽象作品中隐藏着对“过程—时间—人生”的感悟。王光乐从2006年开始做“寿漆”系列,在他的故乡闽北有一种习俗,老人每年给自己的寿材刷一遍红色的漆,直到过世。王光乐将这种“向死而生”的体悟转换到了画布上,他一层层地涂抹颜料,每一层只留出一道线的空间,剩下的被下一层覆盖,周而复始,直到自己的颜料用完。
这一幅《寿漆110706》(拍品编号619)是2011年的作品,从画布上看,仅是一道道密集的直线,简单纯粹,而这每一道又都是近乎禅修的重复动作留下来的痕迹。他是以创作的过程来隐喻生命的过程,以颜料的覆盖隐喻时间的覆盖,以极简的抽象形态表达“空无”的人生思考。而此幅又是该系列中形式感最独特的一幅,以黑白为基,更突显出生死和时间的肃穆之感。
钱佳华的抽象作品具有蒙德里安(piet mondrian)式的克制与均衡,她会先用丙烯画一遍,再用别的颜色覆盖,然后再打磨,让底色透出来,这让她的画面有一种温润而微妙的层次感。在2014年的新作《秒》(拍品编号621)中,底色中的格栅仿佛是表层格栅的过去时态,打磨后泛白的肌理更显出时间感,深浅不一的短线在格栅中游走跃动,如表盘刻度般理性。钱佳华愿意把创作称为“作品的自然生长”,这不是达达主义式的放权与颠覆,而是一种在过程中缓慢形成构思,在时间中让画布上的形态逐渐完整的态度。在时间主题的表达上,她与王光乐殊途同归。
以机器之名
在年青一代的抽象艺术家中,谢墨凛是少有的对艺术创作主导权进行反思的一位。他很早就对艺术与技术的跨界交互很感兴趣,在大学期间曾在铝板上临摹了靳尚谊的《塔吉克新娘》,然后在铝板背后加热,颜料受热融化后,“新娘”变成了一幅准抽象作品。后来,谢墨凛制造了一台绘画机器,可以通过程序控制其在预先堆积的颜料上划出痕迹。
《淼之二》(拍品编号622)就是这样一幅“自动”画作,画面上,最吸引人的是颜料起伏形成的光感和波纹般的质感,这与他的其他作品不同,“淼”系列中的纹路是不规则的,以无机的机械动作表现有机的灵动水波。
在全球化的当代艺术中,谢墨凛并不是孤例。达米安?赫斯特(damien hirst)同样制造过一台绘画机器,他利用机器转盘甩色,制作出放射状的画面。2011年,洛克西·潘(roxy paine)在上海举办了个展《机械制造》时也推出了绘画机器pmu和雕塑机器scumk,实际上,对创作主体性的思考自达达主义开始一直没有停止。然而,自动绘画只是艺术家解放了双手,机器并未接管艺术家的意识,并不是完全接管创作。谢墨凛对颜色的布置,对程序的设计都是经过精心考虑的。
光色之魅
李姝睿和黄宇兴的抽象创作属于另一种类型,都是基于自然抽象形态的再创造。李姝睿是90后新锐艺术家,她以喷枪为媒,描绘色彩斑斓、整齐划一的光斑,严格遵循某种变化逻辑,颇有欧普艺术的趣味。《天光十号》(拍品编号620)创作于2012年,画中冷色调的光点规律地排列着,平面的图案出现了立体感,不寻常的变形让人产生晕眩的视错觉。李姝睿画的是一个失焦的光影世界的局部,也是一种在城市夜景中迷离的视觉感受。
黄宇兴的《河流·漩涡》(拍品编号618)在语言上处于抽象与表现主义之间,一方面是明艳耀眼的荧光色,如同蒙克(edvard munch)《呐喊》中天边的色彩,有一种狂躁的情绪;另一方面是严谨理性的流线布局,以此方式,他既传达出水的生命力,又体现出水的秩序感。他将这种热烈的又规律的方式,诠释出漩涡本身的内在矛盾,仿若是动态的,充满生命力。
抽象艺术引入中国是在二十世纪初,在当时,钱君匋、丰子恺等人就从中国文化语境中对它进行解读,将纯粹的线形构成类比为八卦太极,将康定斯基的“绝对精神”类比为自然万物的“气韵生动”,误读的背后,其实也揭示出跨文化传播后一种艺术样式的潜在可能。在二十一世纪,更多的新生代中国艺术家从事抽象艺术,他们所挖掘的矿藏就是自身所处的文化结构,李姝睿与谢墨凛的作品来自中国城市化与工业化环境的体悟,王光乐、黄宇兴和钱佳华的作品,则更多来自私人化的生活感受和对生命与时间的思索。正是在东方的经验背景之下,抽象艺术显现出更丰富的形态与价值。

| lot
京icp备号-1
爱游戏app官网的版权所有 © 2005-2024.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华熙国际中心c座26层 邮编: 100022
电话: (86-10)5887.0808 传真: (86-10)5887.0909 email: info@chengxuan.com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