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-爱游戏app官网

2012 春季拍卖会 中国书画(一)

2012年05月14日 上午9点30分
北京昆仑饭店


本公司不再对禁止出境拍品标注“*”,由买受人自行向有关部门申请办理文物出境审核手续。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%买家佣金。

lot 539

张大千(1899-1983)  松岩高士

立轴 设色纸本

壬寅(1962年)作

估价(人民币):2,500,000-3,000,000

成交价(人民币):2,875,000

题识:百年人物数风流,六代三唐孰与俦。稍惜老夫双眼瞀,暗中聊复辨曹刘。佩佩仁弟从学人物画,升堂入室,吾道有传人矣。五年以来,予目翳日甚,不复能为工笔矣。养疴江户,偶尔命笔得此,因题寄与,知予近状也。壬寅二月,大千居士爰。
钤印:蜀郡、张爰印

尺寸:125×70cm. 约7.9平尺

简介

说明:《松岩高士》作于1962年,时张大千正于东京游憩养疴,遥寄女弟子吴浣蕙以慰其牵挂之情。画面尺幅阔大,取竖构图,以花青淡墨刷扫出的山石崚嶒盘亘,占据了画面约五分之四的空间。一树遒劲老松,自画面下方破发而出,一枝干横逸向右,另枝则昂扬挺拔向上,贯通画幅,不见其极,惟在左上角撑出数丛浓荫。崖顶缓坡处,一白袍长髯老者,正拱手而立,回望远方。笔墨率意奔放,但落笔精准,位置经营颇具匠心,前景虬松掩映绝壁,造成画面的空间感;枝干的犬牙交错,山岩、松针等大块花青的运用,及右上角题识的安排,均使画面舒放有致,平衡布局。大千在题识中“稍惜”、“聊复”、“偶尔命笔得此”云云,亦无不流露出得意之情。
1957年,张大千在八德园帮忙工人堆置假山时,用力过度导致眼底毛细血管破裂,其后虽有好转,但因眼疾所限,渐不耐细笔。《松岩高士》虽不似昔日般精巧细秀,但粗犷肆意的大笔点染,却让观者强烈感觉到他奋笔挥洒的气势。“意足不求颜色似”,“元气淋漓障犹湿”,画家不再拘泥形似,转以生辣与拙重的笔墨来表现神似。苏东坡说:“诗画本一律,天工与清新”,纵笔寄意,这不是至高境界吗?画家在此一阶段多有大幅作品产生,则是对自我笔墨控制力的挑战。
1962年春,张大千在日本居留近三个月,期间庄禹灵、黄天才等挚友常相伴游览各处胜景,位于海岸东部的“天桥立”景区甚得大千倾心,其地遍植苍松,大千赋诗盛赞此处松林:“平生爱松已成癖,三十里阴浓盖地。乞我松间石上眠,幕天稍恨刘伶俗。”“知是松声是水声,泠然身似御风行。天桥十万龙蟠树,一一春雷起蛰鸣。”《松岩高士》与诗歌意象极相合,应为此行得稿,而孤立高崖,极目眺望的高士,亦或许正是画家自我写照。花青及墨色为主的色调,更衬托出高士的孤绝出尘。这种“营造氛围的人物画”,是大千晚期人物画的新风格。
上款“佩佩”即吴浣蕙,字佩佩,江苏苏州人,吴子深之女,陈定山义女,自幼承庭训,善绘事。1946年,经陈定山介绍,年仅15岁的吴浣蕙在上海李秋君之瓯湘馆正式拜入张大千门下,并以家藏元代名家黄溍画作《临大痴道人富春山图》作为拜师礼。吴氏蕙质兰心,跟随大千修习人物画,深得老师喜爱。大千在日本养病,亦不忘写人物寄赠,并以“升堂入室”、“吾道有传人”称之,嘉誉之至,溢于笔端。

| lot
京icp备号-1
爱游戏app官网的版权所有 © 2005-2024.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华熙国际中心c座26层 邮编: 100022
电话: (86-10)5887.0808 传真: (86-10)5887.0909 email: info@chengxuan.com
网站地图